《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最新章節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喚靈(19-10-13)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修羅血門(19-10-13)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新王(19-10-13)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喚靈

修羅血門內,乍看之下,是一片血紅的世界,一股股濃郁無比的氣血之力波動從其中傳出。
  韓立朝著血門后望去,只見里面到處充斥著液體般的血光,氣血之力濃郁的無法想象,比積鱗空境內祭壇內的血池還要濃郁十倍以上。
  廣場之上其他人感受到血門內的情況,也露出了驚喜和渴盼的神色。
  “修羅血門開啟乃是難得機緣,此刻站在廣場的所有人都可進入其中,走吧。”白澤說了一聲,當先踏進門內。
  廣場上眾人聞言,頓時發出震天歡呼之聲,立刻紛紛跟上。
  英馬,慶猿,天狐等八王直系血脈的八族緊隨白澤之后。
  天狐族中,柳樂兒朝一旁站立不動的韓立望了一眼,秀眉微皺。
  “樂兒小姐放心,王上剛剛已經應允韓道友進入,他會一并入內的。”一個身影靠近柳樂兒,卻是狐三,低聲說道。
  柳樂兒聞言沖狐三微微一笑,轉身身影一晃,邁步踏入了血門之中。
  狐三轉首看了韓立一眼,也進入了修羅血門。
  待八族所有人都進入修羅血門后,廣場上的其他族群這才按照族內輩分修為一一動身,等級劃分頗為森嚴。
  韓立無意招惹這些蠻荒族群,等所有人都進入后,他才邁開腳步,踏進了修羅血門。
  因為白澤先前已經應允韓立進入,各族之人雖然對韓立進來心懷不滿,卻也沒有人敢再多說什么。
  有些族人看向韓立的目光中帶著幾分警惕和敵意,對此韓立自是視若無睹。
  修羅血門內是一個巨大的空間,一眼望去,地面仿佛都是鮮紅蠕動的血肉,到處飄蕩著血色霧氣,卻沒有一點血腥味,反而有一種清新之感,仿佛是來到了母胎本源的氣息。
  每呼吸上一口,不僅精神振奮,身體也會輕靈幾分,全身血肉活潑潑的,仿佛吃了什么大補藥一般。
  而在血色空間上方,懸浮著一層血色霧氣凝成的血云,散發出一陣陣濃郁無比的氣血之力,和積鱗空境內的硫焱血云很是相似。
  韓立沒想到里面竟然是這么一個情況,驚訝之余,也好奇的四下打量不已。
  蠻荒各族年輕一輩的看到眼前情景,也紛紛露出驚訝之色,但那些老一輩如柳青等人,卻神情平靜,似乎早已知道這里的情況。
  白澤沒有絲毫停留,當先朝著前方大步而去,后續眾人以八族為首急忙跟上。
  一行人浩浩蕩蕩,很快來到了血色空間深處。
  此地空間異常空曠,而且地面平整,看起來如同一座血色廣場。
  廣場之上,聳立了八根巨大的血色石柱,石柱高聳,頂端沒入上方血云,每根石柱上都銘刻了一頭神駿無匹的巨獸浮雕,正是八位真靈王。
  這些浮雕逼真至極,更和活物一般散發出陣陣龐大氣息威壓,仿佛隨時可能脫離石柱復活過來。
  而且在每根石柱靠近上方位置,都內嵌了一只造型古樸的暗紅色火盆。
  只不過除了白澤,游天鯤鵬,羅三者所在的石柱外,其他石柱中的火盆都已經熄滅。
  各族之人見此情形,紛紛聚集到了八根石柱附近,對著八尊真靈王浮雕伏地行禮。
  慶猿,騶吾,搬山猿,天狐四族之人更是面露悲痛之色,在朱厭,杌,山岳巨猿,九尾仙狐四個真靈王石柱旁,匐地慟哭起來。
  小白也來到墨眼貔貅所在的血色石柱前,神情怔然,眼中泛起一絲水光。
  倒是韓立身為一個外人,和周圍跪了一地的眾人相比起來,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便不動聲色的踱步到了稍遠些的地方站定。
  他看著周圍濃郁的氣血之力,暗暗運轉《天煞鎮獄功》吸收,頓時一股股熱流在全身各處蔓延。
  不多時,他便覺體內幾處未開啟的玄竅頓時蠢蠢欲動。
  只不過周圍眾人這個情況,他也不好意思全力運功,只能悄悄吸納周圍的氣血之力。
  一邊吸納周圍的氣血之力,韓立一邊朝前方八根血色石柱望去,目光閃動。
  眼前這八位真靈王實力應該相當,白澤的修為高深莫測,當是已經達到了道祖境了吧。
  以此看來,其他幾位真靈王應該也是道祖般的存在。
  蠻荒界域的實力真是非同小可,只是不知道除了這八位真靈王,還有沒有別的道祖?
  “諸位,幾位真靈王隕落雖然讓人痛心,但我等如今也只有接受這個事實。修羅血門的開啟時間有限,你們還是收拾好心情,先行召喚真靈王的血脈之力吧。”白澤等了片刻后,才開口說道。
  慶猿,騶吾等八王直系血脈族群族聞言,紛紛收起情緒,站了起來,然后各自飛快忙碌起來,圍繞著自己族群的石柱,盤膝坐了下來。
  其他八王旁系血脈的族群也圍了過去,形成了一個法陣的模樣。
  英馬一族因為白澤仍在,無須召喚,沒有匯聚到石柱旁,盡皆走到一邊站定。
  不過墨眼貔貅只有小白一個后裔,所以墨眼貔貅所在的石柱附近只有他一個人,看起來有些孤零零之感。
  韓立看著小白,眉頭微皺。
  “韓道友。”利奇馬飛身站到了韓立旁邊。
  韓立對利奇馬點點頭,沒有說什么。
  “韓道友,不用擔心,接下來是召喚幾位真靈王血脈之力,并無危險。”利奇馬看到韓立的擔憂,笑道。
  “小白只有一人,和其他幾族相比,有些太勢單力孤。”韓立看起來還是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召喚真靈王血脈,不是靠的人多,小白雖然只有一人,但他是墨眼貔貅大人之子,血脈之力濃郁無比,施法起來不但不會吃力,反而會比其他人輕松很多。”利奇馬笑道,似乎知道很多事情。
  “哦,還有這個說法?”韓立聞言,眉毛一掀。
  “你看著就知道了。”利奇馬再次笑道。
  利奇馬話音剛落,各族之人開始施法,用手指都在手腕上一劃,手腕頓時射出一道鮮血。
  那些鮮血并未落地,反而懸浮在了半空,化為一道道血痕,飛快彼此交錯,變化成一個復雜的血色法陣,將各族的石柱籠罩在其中。
  而石柱上也浮現出一道道血色紋路,和血色法陣閃動共鳴。
  小白雖然只有一人,卻也用鮮血繪制出了血色法陣,而且他的血陣比其他六族明顯明亮的多。
  而白澤眼見此景,身形一晃之下,一分為七,七道一般無二的身形憑空出現在了七根石柱內的火盆旁。
  朱厭,杌,山岳巨猿,九尾仙狐,墨眼貔貅五根石柱旁的白澤屈指一點,指尖火光一閃。
  五根石柱內嵌的火盆內隨著“噗嗤”一聲輕響,同時燃起了一絲金色火苗。
  五族之人看到此幕,立刻全力催動頭頂的血色法陣。
  耀眼血芒從血陣內綻放,石柱上的金色火苗也隨之大盛,和血陣光芒交相輝映。
  此刻,五個白澤口中同時誦念咒語,掐訣催動金色火焰起伏跳躍起來。
  頓時,一圈圈血金兩色相間的光芒擴散而開,不斷融入附近的虛空之中。
  而雷鵬一族和混一族無須白澤點亮蠻荒之火,此刻也各自催動血陣運轉而開。
  旁邊的白澤也施法催動火盆內的金色火焰,配合下方血陣閃爍跳動起來。
  虛空亂流之中,一圈圈肉眼無法辨識的血金光芒迅疾無比的擴散,彌漫過一個個仙域,甚至各大界面,其中透出一股股帶有召喚之意的力量。
  “召喚血脈需要一些時間,并未一時半會可以完成,慢慢等待吧。韓道友,等血祀大會結束后,你有何打算?”利奇馬說道,然后和韓立閑聊起來。
  “韓某……”韓立一邊和利奇馬閑聊,一邊暗暗運功吸納附近濃郁的氣血之力,同時注意石柱那里的情況。
  二人閑談之間,時間飛快過去,轉眼間過了大半日。
  小白旁邊的血色石柱頂端虛空率先閃動起來,點點白光從虛空中滲透而出,圍繞著石柱頂端的金色火焰緩緩盤旋飛舞。
  “那些就是真靈王血脈?”韓立眼睛一亮。
  這些白光內蘊含極為濃郁的真靈血脈之力,和小白體內的血脈非常相似,但卻高貴的多。
  “是的。看來果然還是小白的血脈最為精純,率先召喚出了墨眼貔貅大人的血脈之力。”利奇馬緩緩點頭。
  越來越多的白色光點從虛空中滲而出,凝聚成一體,化為一頭雪白瑞獸的虛影,和小白變身后的貔貅形態大致相同,但卻更加威武不凡,漆黑雙眸中透出一股睥睨萬物之感。
  尤其雪白瑞獸眉心處裂開一道狹長豎目,絲絲奇異黑光從中散發而出。
  小白看著雪白瑞獸,雙眼中泛起兩道奇異黑光,吞吐不已。
  白澤眼見此景,面上也露出一絲喜色。
  小白召喚出墨眼貔貅的真靈血脈,此事仿佛開了個頭,其他四族也很快有了結果。
  天狐一族石柱頂端的虛空灰白光芒閃過,一團團灰白光芒從虛空中飄飛而出,每一團光芒都散發出強大血脈之力。
  這些灰白光芒很快匯聚到了一處,化為一頭九尾仙狐的虛影。
  天狐一族眾人眼見此景,面露大喜之色。
  天狐族人群之中,柳樂兒身上泛起一層熒光,臉頰,手臂等露出的地方,皮膚上浮現出一道道灰白色的紋路,和半空的九尾仙狐虛影隱隱共鳴。
  柳青看到柳樂兒身上情況,面露喜色。
  隨即,慶猿,騶吾,搬山猿三族石柱頂端很快也光芒閃動,真靈王血脈之力隔空匯聚而來,顯現出真靈王虛影,讓三族之人為之大喜。
  只不過混,雷鵬二族之人石柱那里并無任何反應。
  

snaptime:2019-10-14 19:17:15  .exectime:1.525


排列三100期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