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紀》全文閱讀

作者:皇甫奇  人皇紀最新章節  人皇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人皇紀最新章節第二千一百六十八章 城防戰(四)(19-10-10)      第二千一百六十七章 城防戰(三)(19-10-10)      第二千一百六十六章 城防戰(二)(19-10-10)     

第二千一百六十八章 城防戰(四)

這次征兵活動,民間的積極性遠超想象,身為大唐的兵圣,同時又是兵馬大元帥,面對這種前所未有的征兵盛況,他又怎么可能安然若素,不在其中插上一腳。
  地獄輪盤!
  這就是王沖的四萬兵馬所施展出來的陣法名稱,同時也是末世時代最頂級的陣法之一,論實力至少可以進入前四,只可惜卻并沒有列入末世十大陣法之列。
  原因很簡單,施展地獄輪盤大陣所需的條件太過苛刻,要求人數不得少于三萬兵馬,而且必須全部都是重裝甲士,對實力的要求也極高。
  但是末世時代,整個陸地世界實力大減,根本就湊不出三萬頂尖重裝甲士。
  因為無法進行試驗,也無法進行驗證,因此并沒有列入其中。
  末世的十大陣法基本都是有實際操練過的。
  如今的大唐國力強盛,正是鼎盛之時,再加上有充足的兵源,王沖才想到了抽一支兵馬,將這支地獄輪盤大軍操練出來。
  地獄輪盤,輪盤地獄!
  這支大軍守衛的地方,就是鋼鐵堡壘的入口,也是地獄之門。
  王沖也是要借此讓他們知道,鋼鐵堡壘的范圍之內,就是諸國的地域,是他們的毀滅之門!
  “傳我命令,所有部隊以毀滅對方盾車為先!”
  王沖緩緩舉起右手,同時開口道。
  “是!”
  后方,一名傳令兵得令迅速離去。
  地獄輪盤大陣雖然厲害,不過對于王沖來說,殺傷力最強大,最恐怖的依舊還是蘇寒山的弩車部隊,只要毀掉對面的盾車部隊,蘇寒山的弩車就能再度派上用場,以幾何倍數收割對手,增加對方的傷亡。
  這一戰,王沖就是要讓諸國知道,今天的大唐絕不是諸國可以得罪的,貿然挑釁,就得做出付出慘重代價的準備。
  戰馬嘶鳴,刀劍鏗鏘,連同無數人瀕死的慘叫聲融為一體,響徹整個戰場。
  四萬大唐士兵這一刻神擋殺神佛擋**。
  平定了前方戰場的混亂之后,眾人原本以為可以輕易的消滅那四萬大唐/軍隊,但是哪里料到大軍的處境依舊是毫無變化,眼看著茫茫無際的大軍就要受困于四萬大唐的軍隊,并且傷亡人數還在進一步增加,戰場上終于發生了新的變化
  “閃開!”
  一聲驚天怒喝,有如雷霆炸開,在戰場上掀起無邊的氣浪,而聲音未落,轟隆隆,一陣陣急促的馬蹄聲陡然從后方傳來。
  “嘩啦啦!”
  就在大軍的中央,諸國的士兵如同水浪般分開,而就在后方,血霧驚天,殺氣騰騰,一只數萬人的大軍全身披甲,只有眼睛和鼻子露在外面,一個個渾身散發著冰冷至極的煞氣,有如奔雷掣電般按照某種特殊的陣列,向著戰場前方沖刺而來。
  “砰!”
  一名名諸國聯軍的士兵反應不及,被其中一匹戰馬的馬蹄擊中,僅僅是不經意的一次碰撞,爆發出的力量卻將那名士兵有如斷線風箏一般直接撞飛出去。
  而那馬蹄擊中的地方,甚至連鐵甲都向內爆裂開來。
  而前方那名鐵騎,卻是速度不減,繼續往前沖去,就好像剛剛撞上的僅僅只是一片樹葉而已。
  “吼!”
  看到這一幕,鋼鐵堡壘前,一名大唐/軍隊的隊長瞳孔一縮,立即變了臉色。
  強!
  很強!
  這支從后方奔馳而來的鐵騎,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鋪天蓋地,排山倒海,根本不是其他騎兵可以比擬的。
  這是一支頂尖的精銳!
  “吼!”
  而遠處,數萬精銳鐵騎眼神冰冷,動作整齊劃一,加速朝著前方沖來,而就在他們頭頂,氣息凝結,冥冥中,一陣似人非人、似獸非獸的咆哮聲發出,震天撼地。
  而緊隨其后,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副駭人的場景,就在那支大軍的上方,光影變幻,突然之間隱隱顯露出一個陰森的世界來,其中枯骨成堆,鮮血橫流,更有無窮的冤魂在其中哀嚎,而在這個世界的更深處,還有一條黑色的洪流波濤洶涌,向著遠處奔流而去。
  而在黑色洪流的上方,無數的骷髏殘肢斷臂,載沉載浮。
  這恐怖的場景,足以讓任何人為之心悸。
  幽冥鐵騎!
  這就是安祿山在東北幽州秘密訓練的特殊兵種。
  張守麾下原本有一支頂尖的虎軍,可惜虎軍對張守太忠誠了,安祿山信不過,因此東北一戰中,虎軍全軍覆沒了。
  而任何一個龐大的勢力,如果沒有自己的特殊兵種,沒有像虎軍、神武軍這樣可以以一當十,甚至當百的頂尖兵力,在天下間是絕對無法立足的,所以沒有了虎軍,安祿山就必須得訓練自己的兵種。
  事實上,在很久以前,安祿山就已經明白了這一點,同時也做出了相應準備。
  而幽冥鐵騎,就是他一直隱忍,默默準備的結果。
  四萬大唐/軍隊戰斗力遠遠超過了正常范疇,憑借普通的士兵是抵擋不住的。
  只有頂尖兵種才能對抗頂尖兵種!
  鏘鏘鏘!
  戰馬飛踏,數萬幽冥鐵騎身上的氣息也在不斷變化,只聽見一陣陣金屬轟鳴,一道又一道戰爭光環黑氣滾滾,接二連三迅速從這些幽冥鐵騎的腳下迸射而出,而數萬幽冥鐵騎渾身爆發出來的氣息,則咔嚓嚓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再次拔升了數個級別,精氣神更是圓滿無缺,絲毫不遜色于王沖的那四萬大軍。
  而大軍沖鋒的時候掀起的狂風撞擊在鋼鐵堡壘的城墻上,凝如實質,發出砰砰的聲響,足以讓任何人都為之色變。
  “外憨內奸,所有人都小瞧他了,能夠訓練出這樣一支大軍,風林火山,皆得兵法要訣,僅憑這一點,這個胡獠就已經不亞于天下任何一個頂尖的名將了。”
  “張兄的練兵精要,已經完全被他偷學去了!”
  王忠嗣突然忍不住感慨道。
  “哼,當日萬國盛宴,此獠在花萼相輝樓跳舞,極盡丑態,滿朝文武公卿,都放聲譏笑,如今看看,到底誰才是被譏笑的那一方!”
  阿不思憤聲說道。
  如果不是滿朝文武公卿看走了眼,又怎么可能讓一個安軋犖山壯大自己,甚至還有機會發動諸國反叛大唐。
  而后方不遠處,張守身披鐵甲,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阿不思雖然罵的只是滿朝公卿,但仔細論來,他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罪魁禍首”!
  如果不是他妄自尊大,看走了眼,又怎么可能會有今天這一幕。
  從某種程度來說,今天的局面恰恰是他一手造成的。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張守心中才越發的憤怒。
  “畜生!無論如何,我都要將你親自斬殺,終結這個錯誤。”
  張守心中狠狠道,他的雙手握緊,指節咔咔作響,連指甲插進了肉里,流出了鮮血都不知道。
  “異域王,敵方勢大,是否讓大軍退回城中,現在還來得及!”
  一個醇厚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王忠嗣倒是沒有注意到張守的反應,他的目光注視著前方的王沖,開口問道。
  四萬重步兵,能夠斬殺接近二十萬的諸國軍隊,戰損比接近一比四十,這樣的戰果已經極其驚人了,即便現在后撤,也已經達到目標,足以重挫諸國的銳氣。
  “不急!”
  王沖神色平靜,臉上沒有絲毫的波動:
  “現在還不到后撤的時候!”
  王沖的聲音不高不低,平平淡淡,但聲音中卻流露出一股強大的自信。
  聽到王沖的話,三位帝國大將都是神色一怔,以步兵戰騎兵,在沒有地勢優勢的情況下,步兵是極為吃虧的,但是聽王沖的意思,這四萬大軍似乎足以應對那飛踏而來的數萬幽冥鐵騎!
  來不及細想,此時一陣厲嘯從前方傳來,震徹天地。
  “小心!”
  四萬大唐士兵也發現了前方的變化,隱隱感覺到了威脅,迅速改變陣形,準備迎敵。
  三百丈!
  一百丈!
  六十丈!
  ……
  雙方的距離以驚人的速度拉近,隆隆的馬蹄聲不絕于耳,有如雷鳴,氣氛更是緊張無比。
  而戰場上,不管鋼鐵堡壘上的大唐\軍隊,還是諸軍聯軍的士兵,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集中到了這兩支頂尖大軍的身上。
  戰斗才不過剛剛開始,雙方的頂級兵種就已經開始正面交鋒,這種進展比眾人想象的還要快得多!
  “撕裂他們!”
  遠處,戰馬背上,崔乾佑和田乾真注視著前方,目光凜冽無比。
  不論任何時代,在士兵實力相同的情況下,騎兵沖鋒的威力,都要遠超步兵,最重要的是,這支幽冥鐵騎其實是他們當初設想,有一天計劃失敗,和張守決裂,用來和虎軍對抗的。
  幽冥鐵騎在設想之中,就是將虎軍做為假想敵,而且訓練方式和過程,也參考、融合了虎軍的訓練方式。
  至于鐵騎沖鋒的威力
  早在幽州的時候,崔乾佑和田乾真就進行過實驗,一名幽冥鐵騎在奔馳起來,有光環加持,并且速度達到極限的情況下,足以崩碎一塊一人多高,堅硬、致密的玄武巖,也足以將一塊三尺多厚的精鐵擊得凹陷,并且留下一個深深的槍印。
  王沖派出的那些重步兵,雖然身上披有厚厚的鎧甲,但絕不會比三尺多厚的精鐵更堅硬,更厲害!
  從這一點來說,哪怕面對的是天下第一兵圣,哪怕那四萬兵馬明顯身負某程強大的陣法,幽冥鐵騎也絲毫不懼!
  “希聿聿!”
  一陣陣戰馬嘶鳴響徹天際,就在兩人思忖的時候,六十丈的距離一晃而過,而前方,數萬幽冥鐵騎以雷霆萬鈞之速,和前方的四萬大唐重步兵終于猛烈的撞擊在了一起。
  

snaptime:2019-10-14 19:14:03  .exectime:0.176


排列三100期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