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殺毒軟件》全文閱讀

作者:懶鳥  我是殺毒軟件最新章節  我是殺毒軟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是殺毒軟件最新章節第135章 絕望之旅(18-10-04)      第134章 遺落之地(18-10-04)      第133章 從天而降(18-10-04)     

第133章 從天而降

“艦靈嗎?”
  慕少安忽然詭異的笑了笑,“你都根本無法明白我這長刀為什么要取這樣的一個名字?而你,居然還敢出言嘲笑,有本事你再喊一聲試試?”
  那大荒戰艦的艦靈再次沉默,不屑回答。看‘毛.線、中.文、網
  這個時候,慕少安才抬頭向上,笑容滿滿地道:“瞧,你們被人鄙視了呢,你們,被人斷更了呢,要不要來點怒火啊?唾罵也行,隨便來點什么,顯示一下你們的存在感,畢竟,40米的長刀可不能慫啊!”
  隨著慕少安的話音落下,四周一片寧靜,足足過去了三分鐘,也沒有任何動靜,那大荒戰艦的艦靈終于再次人性化的大笑起來,但笑聲還未消失,就見這法則荒漠之中忽然響起一陣雷聲。
  雷聲不大,卻連綿不絕,好像是越過了萬水千山,長途跋涉而來,不過這不重要,因為轉眼間那雷聲就化作一連串威嚴古板的聲音。
  “來自某某一族的‘吃瓜少年’降下4級怒火,40米的長刀威力臨時增加180%。”
  “來自某某一族的‘細數風雨’降下4級怒火,40米的長刀威力臨時增加170%。”
  “來自某某一族的‘蘿言葉’降下3級怒火,40米的長刀威力臨時增加130%。”
  “來自某某一族的‘愿與許三生’降下3級怒火,40米的長刀威力臨時增加130%。”
  “……”
  雷聲滾滾,怒火不斷,那大荒戰艦的艦靈立刻啞巴了,它根本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不過它倒是立刻感應到了巨大的威脅,因為它能看到慕少安手中那把奇特的長刀在狂暴!
  轉眼之間,慕少安手中的那把長刀的攻擊力就暴漲了3750%,而且還在繼續。看1毛線3中文網
  “來自某某一族的’就坡下驢‘降下3級怒火……”
  “來自某某一族的‘賀彤星’降下2級怒火……”
  “來自某某一族的‘叁鳶色’降下2級怒火……”
  ……
  連綿不絕,而那艘大荒戰艦的艦靈已經準備不顧一切的逃走了,它無法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但它的確是感覺到了生死間的大恐怖。
  不過它逃也沒用,因為這是來自更高層次的力量,不需要再說什么了,不需要等到更多的怒火降臨,10000%的攻擊力加成,已經足夠了,大荒戰艦又如何?應用了法則革命工業化的技術又如何?
  慕少安揮刀斬下,帶起萬丈怒火的虛影,這不是真的火焰,而是某種極其特殊的——言出法隨。
  轟然之間,這一艘龐大的大荒戰艦就被從頭到尾,給一刀劈成了兩半。
  而幾乎是在同時,慕少安手中那把威力巨大的長刀也化作點點星光,升騰而去,完全不受法則荒漠的影響。
  慕少安就平靜的看著,一點都不驚訝,唯獨有點遺憾。
  方才發生的一切不是有多神異,而是法則滲透投影的最基礎現象,就好像信仰一個神靈然后借助神靈的力量去完成某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慕少安他之所以要把那長刀取名叫40米的長刀,不是他特立獨行,而是在那一刻心有所感,然后才略略一試。
  現在,結果試驗出來了。
  那就是——如果說域內萬界距離某某一族的世界還無限遙遠的話,那么此時此刻這域外大荒已經因為高度的法則荒漠化,導致了這里已經距離某某一族的世界只剩下咫尺之遙。
  不然某某一族的怒火不會這么容易就降臨的。
  但這并不是一件好事,這代表著,病毒即將就要滲透入那個世界了。
  “希望是我多想了。”
  良久,慕少安幽幽一嘆,身形微動,就出現在那艘大荒戰艦之中,但這里并沒有什么殘破的樣子,反倒是就像一塊被切開的奶油蛋糕,白色的液體正在緩緩流淌,然后試圖重新愈合。
  是的,愈合,估計頂多一段時間后,這艘大荒戰艦就會恢復如初,當然這一定會消耗足夠多的法則力量。
  慕少安打量了片刻后,他手中忽然再次浮現出那把40米的長刀,隨后他什么都沒做,只是往那里一站,就等著那大荒戰艦重新愈合,把他也給融入進去,估計這是唯一可以得到這大荒戰艦控制權的方法了。
  假如他必須要得到這大荒戰艦的話。
  大約十幾分鐘,之前被完全切開來的兩截大荒戰艦竟然真的詭異重合起來,而且有一種力量想要將慕少安瘋狂排斥出去,但并沒有用,因為那把長刀牢牢卡在其中。
  而慕少安則趁機快速解析這大荒戰艦內部的法則構成,這絕對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
  而于此同時,慕少安也放出鈍化精神力,試圖鎖定那什么艦靈,然后將其摧毀或臣服。
  一開始這一切并不太容易,因為這大荒戰艦內部的構造完全超出慕少安的想象之外。
  直到那艦靈終于忍不住出現,結果立刻被慕少安的鈍化精神力給鎖定,然后瘋狂攻擊。
  這不能怪慕少安,誰讓這大荒戰艦是被設計成類似半生物模式呢!
  于是幾秒鐘之后,那艦靈憤怒的咆哮一聲,沒了聲息,緊跟著這大荒戰艦不再排斥慕少安,而是瘋狂啟動,朝著未知的方向狂掠而去。
  這就沒辦法了,慕少安也懵了,這是要同歸于盡嗎?
  而且更加讓他心底發毛的是,那艦靈不再選擇排斥他,而是開始束縛禁錮他,讓他在短時間內根本沖不出去。
  至于說慕少安再去獻祭召喚某某一族的怒火,那是不可能的了。
  一來,這事情就第一次最靈光。
  二來,某某一族也不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他們也很任性,屬于那種混亂中立陣營。
  所以必須先醞釀好情緒什么的,否則信不信他們就敢把怒火加給那艦靈,讓慕少安一輩子都出不去?
  而就在慕少安被困在大荒戰艦之中的時候,他并不知道大荒戰艦外面已經籠罩著一層紅色光芒,但又不是戰艦自身發散出來的,更像是某種定位瞄準的投影。
  突然,這艘正在快速飛掠的大荒戰艦猛的急停下來,接著就在這一瞬間,那紅色投影直接拉起大荒戰艦,消失在這法則荒漠之中。
  而原地則只剩下一道虛無的,由無數細小的圖案組成的影子。
  “潛伏者096號報告,遭遇疑似毀滅級越獄者,現已啟動自毀預案擺脫,完畢!”
  

snaptime:2020-07-09 18:16:11  .exectime:0.102


排列三100期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