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驅大騎士》全文閱讀

作者:圈紋  先驅大騎士最新章節  先驅大騎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先驅大騎士最新章節120(19-10-14)      119(19-10-14)      118(19-10-14)     

120


  “樹‘欲’靜而風不止,有因必有果,您說是嗎?”
  修斯心頭輕笑幾許便是如此看著慕容廣耘說道。
  慕容廣耘此刻稍加凝神注視了修斯片刻,目光此刻轉向了慕容墜。
  “話雖如此,然而對于這個世界的處事之道你懂得又是多少?”
  慕容廣耘這話不知道是在對慕容墜說還是對修斯所言,但見慕容一聽慕容廣耘這話,目光微微一凝,神情之下也是‘露’出幾分沉思之‘色’。
  “處事之道?強者為尊不就是這個世界的規則,所為的處世之道不過都是基于個人的實力罷了,你有實力什么都是你的處世之道,你沒有實力你就什么都不是!”
  修斯對于這些話倒是并非一是杜撰,這時候修斯也是凝視慕容廣耘,侃侃說道。
  慕容廣耘神情微有異樣,雙目微微有些游離,似是在對于修斯剛才的那句話正細細尋思,不久便只見慕容廣耘不以為意地看著修斯笑了笑,然而這在于修斯來說,此刻慕容廣耘給自己展現的那些所為的笑容無非就是皮笑而‘肉’不笑罷了。
  修斯似是早已經預料到了慕容廣耘會有這般態勢,只見其神態也是顯得很不以為意。
  “那你現在是哪種人?強者?亦或者是受人欺凌的弱者?”
  慕容廣耘這刻饒有興趣地問道修斯。
  “強者弱者一念只見,也許方才在你面前我是個弱者,然而此刻我已然在你不知不覺只見成為了一個強者,這就是強弱的頃刻之分。”
  修斯并不直接回答著慕容廣耘的問題,如此說著卻是讓慕容廣耘去想去。
  “好個強者弱者頃刻之分,雖然今日在慕容家族之事乃是慕容黎與慕容璋兩人所肆意,但是這畢竟乃是我們慕容家族之地,你認為你能夠這般輕易踏出去我慕容家族的大‘門’不成?”
  慕容廣耘靜聽良久,這時候神態再次一變,霎時間一股不怒而自威的氣勢油然而生。
  修斯心頭微微一嘆,不過,雖然從慕容廣耘剛才之言似是想要教訓自己,可從其神情之上卻是并非有那真是意思,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乃是慕容家族的長老都沒有因為一時的沖動而‘迷’失了判斷,這慕容廣耘能夠這般在慕容家族的家主之位上站得住腳恐怕也不僅僅是憑借高深修為的泛泛之輩吧。
  修斯這般一尋思,心頭不由輕松不少。
  “如此說來看來晚輩今日卻是要在前輩面前獻丑了。”
  修斯如此說道,只是此刻的語氣已然是大為轉變了。
  慕容廣耘微微一笑,從始至今,慕容廣耘只有此刻的笑容顯得很是自然貼切。
  “能夠讓慕容墜真心看得上朋友的人自然不是什么泛泛之類,況且你的身份又很是特殊,自然今日你想要輕易踏出我慕容家族的大‘門’只怕不太可能,所以你只能夠拿出真功夫來。”
  慕容廣耘似是在對修斯暗示著什么一般,此刻說話之際,目光再次轉向了慕容墜。
  慕容墜聽到慕容廣耘這話,神情微微一疑,眼神很是‘迷’‘惑’地看了看慕容廣耘,而修斯身為旁外之人卻是在慕容廣耘這話當中聽出來了些許另外一層意味來,當即便是嘴角微微一咧,‘露’出幾分莫名地笑意來。
  “既然如此那晚輩倒是有幸能夠與前輩‘交’手了才是。”
  修斯不用賜教而改成‘交’手,這兩種層次上的意境就是大為不同,其中便是修斯在想慕容廣耘表明自己并非如同慕容黎慕容璋之類,即便是身份年齡不及你慕容廣耘,但是在這修為之上他卻沒有怕過慕容廣耘。
  “倘若有過大的舉動只怕這朝歌上下的一些修煉強者一時之間難以安寧。”
  慕容廣耘考慮事情畢竟還是極為全面,對于修斯的修為慕容廣耘不敢妄加臆測,所以,對于接下來兩人若是‘交’手雖然身份有別的,但是對方修為只怕也是不差,如此一來兩者之間的強大氣息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雖然這是在慕容家族之內,但是畢竟蒼蠅多了任誰也是心煩意‘亂’的很。
  “一招不分勝負,只看過程。”
  修斯明白慕容廣耘之意,當即便是爽快說道,沒有半點的拖泥帶水之意。
  慕容廣耘見修斯如此說道,目光之中竟是流‘露’出幾分旁人驚訝不已的贊許之‘色’,對于眼前這個敢如此挑釁慕容家族威嚴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慕容廣耘不但沒有拿出家主的威信來震懾這小子,此刻竟是還對這小子竟是流‘露’出贊許贊許之‘色’,這在旁人心頭很是難以理喻,就是那慕容墜也是心頭詫異萬分。
  “好個一招不分勝負只看過程,如此便是。”
  見修斯如此毫不猶豫地說道,慕容廣耘竟是聲音爽朗不已,看著修斯神‘色’微微一樣便是說道。
  見慕容廣耘此刻變化修斯心頭不由也是一笑,暗想,剛才自己所猜測的應該不假才是,這才是真正的慕容廣耘,只是出于某些緣由而掩人耳目罷了。
  修斯心頭對對面的慕容廣耘如此一想當下便是心頭稍加梳理了一下,至于慕容廣耘究竟是為何要這般修斯沒有細想也是無暇細想,他就算管的再寬也不過是對慕容墜的事情罷了,其他他也沒有心思去沾邊。
  慕容廣耘看著對面的年輕人心頭微微有些贊許,至于之前的那些事情慕容廣耘并沒有絲毫的在意,而且相反這個年輕人很是對自己胃口,更加讓他欣慰的一點是,這個修為就是自己都難以估測的年輕人竟然是慕容墜的朋友,而且方才的那些話語慕容廣耘不難聽出他的目的是為了慕容墜在家族中的地位罷了。
  其他人是沒有想到慕容廣耘的出現不但沒有使修斯的處境更加被動,反而是更加的有利一般,慕容闊與慕容唐兩人‘交’換了一下眼‘色’,隨即便是紛紛搖頭似是也很不清楚慕容廣耘此舉出自何因。
  慕容墜更是神情不解地看著慕容廣耘,只見慕容廣耘神‘色’此刻竟是一改方才出現時候的低沉,取而代之的是略有笑意,這點令慕容墜心頭更是大‘惑’不解,對于慕容廣耘這么一個慕容家族的家主來說,應該對修斯這個敢那般挑釁慕容家族威嚴的人施以懲罰才是,但是眼前的情況絲毫沒有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前輩請。”
  修斯率先沖著慕容廣耘說道。
  慕容廣耘也不含糊,見修斯如此說便是點了點頭。
  “你身份雖然不同一般,但是可要小心了。”
  慕容廣耘此刻提醒說道。
  修斯淡淡一笑,眉間舒展,似是沒有絲毫在意。
  其實在修斯看來,慕容廣耘這話只不過是想要讓自己拿出真實實力罷了,相信慕容廣耘是不會真的為難自己才是,只是一個試探罷了。
  不過,慕容廣耘是如此做想,修斯又豈非是如此。
  這慕容廣耘乃是一劍圣境界的修為,可是慕容廣耘究竟是修煉到了劍圣境界的哪一個層次修斯卻是看不出來,可見,慕容廣耘的斗氣修為絕對不在自己之下,而且,天瞑曾經所言這些東陵大陸上的大型斗氣家族十有**都是千余年前那些預留下來的武修之人為了生存而合成的斗氣家族,所以,這么千余年下來即便是這些斗氣家族沒有利害的武修強者出現,但是定然是家主長老這一級別的人物都會知曉甚至是修煉過武道的,由此,對于這些斗氣家族絕對是不可小覷的。
  修斯并沒有忘記這一點,心頭稍加尋思一遍,修斯便是凝神看了看對面的慕容廣耘,今日他倒是并沒有什么奢望這慕容廣耘會使出可能修煉的武道力量來試探自己,畢竟兩年前鄧地事件讓修斯也是明白,武道如今的這個東陵斗氣大陸是為一股潛在的力量所監督的,而那神魔二使的匆忙出現卻也是證明了這么一點。
  其余五人見此情況也是紛紛推開了去,他們實在是難以相信,慕容廣耘這么一個慕容家族的家主身份居然會與這么一個小子斗法,傳出去只怕是對于慕容家族的聲譽會有影響才是,由此,眾人是紛紛認為慕容廣耘的這點做法欠缺考慮。
  然而,他們雖然這般想著,可慕容廣耘卻并沒有絲毫這樣的想法,對于修斯的身份慕容廣耘可是聽說過,萬相之子的身份,當年鄧地幾大家族是紛紛想要‘抽’取其體內的萬相之力加以利用修煉,尤其是當年的歐陽家族竟是為了得到這萬相之力竟是將修氏一族滅‘門’,而后卻是遭來了修斯的報仇之戰,那一戰曾幾何時傳言修斯已然殞命,可是任誰也是沒有想到當年的殞命的萬相之子兩年之后竟是再次出現在了朝歌之地,而且現在竟是活生生得站在自己面前,當年聽說萬相之子身份那般殞命慕容廣耘心頭也是無所謂嘆息罷了,然而此刻面前的修斯已然讓慕容廣耘更是感興趣。
  兩年前的修斯是何種修為?相傳是劍宗實力,以一己之力力拼歐陽家族幾十位高手。
  想到此處慕容廣耘卻是突然之間眉間微微一簇。
  “我怎么將這事給忘記了。”
  慕容廣耘心頭暗自說道。
  “這小子可是擁有武道修為,只是不知道這小子究竟是師承何‘門’?難道與那死海之淵有著關系不成?”
  “前輩,小子獻丑了。”
  修斯知曉,此刻兩人身份懸殊對陣,自然修斯不會想著說出讓慕容廣耘率先對自己動手的說法,畢竟如此一來對于慕容廣耘來說是極為抹面子的事情。
  可是,現在修斯卻并不知道慕容廣耘在想些什么,只是見著對面的慕容廣耘神情此刻卻是微微有些異樣地看向自己,很有深意。
  修斯心頭一疑,但卻也并不在意。
  這兩人之間的斗氣修為誰也是看不穿自己,不想上下,但是相對于慕容廣耘來說,修斯的斗法經歷太少,就如同幾日前的晚上在南商皇城之內與那個神秘人斗法之時修斯的修為明顯是在對方之上,然而對讓卻是擁有更多的斗法經歷,如此一來使用一些高階斗術與修斯之間竟是拼個不相上下,由此可見,修斯現在欠缺的很是這點經驗。
  一場雙方之間的強力斗法除了是在懸殊實力面前,要不然勝負的結局實力只是一點緣由罷了,其中這斗法的經驗也是至關重要,畢竟人體修煉的斗氣再怎么充盈卻還是有個限度,在過渡消耗之后斗氣一時之間也是難以恢復,如此一來,使用高階斗術耗費斗氣量大,而低階消耗斗氣少,因此,對于怎么使用高階低階斗術,如此控制體內的斗氣耗費是至關重要的一點。
  修斯現在修為相對來說高深,但是對于斗氣的運用卻還是不足,如此一來,現在雖然面對的對手修為與自己相差無幾所以倒也是并沒有那般捉襟見肘之勢,然而一旦遇上強敵只怕就會陷入被動地位。
  修斯話音剛落,陡然之下,眾人面‘色’紛紛就是一驚,隨即就是一道金光‘射’入眼簾,一時之間眾人竟是眼睛有些幌,待到適應過來心頭這才更是吃驚不已。
  如此刺眼的斗芒之‘色’,這說明這小子的斗氣‘精’純究竟到了何種地步?一種充盈是一種修煉實力的判斷,但是人體之內的經脈丹田畢竟是有限,斗氣的存儲修煉還是回到道一個飽和狀態,當然這點還是要撇開因而而異的經脈,畢竟人與人之間的經脈丹田的開發程度并不相同,出此之外一旦人體經脈的承受限度已經是飽和那么斗氣實力的‘激’進表現的不再是斗氣的充盈與否上了,而是對于斗氣由量得變化轉變到了質的變化,而所謂的質指的便就是斗氣的‘精’純度。
  同樣的斗氣量但是‘精’純度不同其中所蘊含的力量卻是大不相同,甚至是天差地別也是可能,這就是質變飛躍的優越‘性’。
  此刻修斯斗氣的‘精’純度著實是讓眾人駭異不已,就是對面的慕容廣耘也是不由神情微微吃驚。
  修斯斗氣‘逼’運而出,卻是沒有多做停留,一時之間在那慕容廣耘只覺得一股強大無比的威壓就此襲向了自己這方而來。
  慕容廣耘心頭一動,當下竟也是周身斗芒乍現而出,那周倜金光環繞與修斯的斗氣相比較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慕容廣耘斗芒剛一形成卻是尾隨那股排山倒海般的威壓之后就是一股猶如山洪之勢般的力量竟是率先撞擊上了慕容廣耘形成的斗氣氣場。
  慕容廣耘心頭一凜暗道好快,不過此刻的慕容廣耘卻是沒有什么時間來尋思這些,因為他知道修斯已經是攻過來了,如果不采取措施只怕是頃刻之下自己就要被這個可怕的年輕人給攻擊到了。
  
  

snaptime:2019-10-14 19:12:19  .exectime:0.109


排列三100期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