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驅大騎士》全文閱讀

作者:圈紋  先驅大騎士最新章節  先驅大騎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先驅大騎士最新章節330(19-12-07)      329(19-12-07)      328(19-12-07)     

112

修斯一聽,不由暗叫壞了,剛才竟是忘記了這么一點,可就在剛才與穆霜姬發等人聊及穆‘露’心頭所為的那個他時修斯可是到現在還是心有余悸的很,這刻被南宮雪的突然出現就此給撞破了。
  “修”
  “呵呵,南宮雪,你該不會連我名字都給忘記了吧,我叫修斯,呵呵。”
  修斯說著的同時還不忘給南宮雪擠眉‘弄’眼。
  南宮雪看著修斯眉間舉動,又是捉‘摸’修斯的這些話心頭當下便是明白了一些‘門’道來。
  “哦,呵呵,剛才一時‘交’錯還請林公子見諒。”
  南宮雪冰雪聰明,對于這種事情倒也是反應快速,當即便是配合著修斯說道。
  穆‘露’一聽兩人言語,總感覺其中有些什么地方不妥,但是具體在哪卻又是一時半會找不到地方,但聽著南宮雪這刻更正過來,心頭雖然還是狐疑的很,但終究沒有追問。
  “這是?”
  穆‘露’此刻稍稍放下心頭狐疑之心,但對于修斯與眼前這個生的讓自己羨慕嫉妒的‘女’子關系似乎很是不淺,心頭更萌生的一種防范,一股莫名其妙的警惕之心。
  “哦,這是我唉穆姑娘,這似乎與你沒有什么關系吧。”
  修斯本想著順口介紹,可是隨即便是注意到了,此刻若是與穆‘露’解釋,只怕以后與穆‘露’的關系在南宮雪這一塊就不太好描述了,于是滑到中途突然轉變了話鋒看著穆‘露’說道。
  穆‘露’很是不屑地看了看修斯。
  “哼,小氣鬼,不說就不說,我還不會自己問嗎?”
  “這位姐姐,你生的好漂亮哦?你和修斯這臭小子是朋友啊?”
  穆‘露’這點小心思在其這話剛出就是被南宮雪看的個底朝天,南宮雪當即心頭微微一笑,但卻并沒有表現在俏臉冰霜的神情之上。
  “呵呵,你也絲毫不差。”
  南宮雪這是只回其一不回其二,對于穆‘露’的另外一個問題沒有只字半語。
  穆‘露’見南宮雪竟是這般巧妙躲開了自己的問話,心頭不由暗暗較勁了起來。
  “姐姐,你方才說的那個修斯,姐姐你是不是認識他啊?”
  穆‘露’在提及到修斯之事,不由那俏臉之上‘露’出幾分可愛神情,但是看在一邊修斯的眼中就是有些不屑,對于穆‘露’的這點表現修斯早已經是‘摸’了個透,無非是裝裝樣子罷了,不過對于南宮雪他倒也是并不擔心,雖然對南宮雪并不了解,可是修斯總歸知道,能夠斗氣意念雙修的‘女’子其資質能力定然差不到哪里去,就憑穆‘露’這個半根筋的小丫頭豈能就此套出南宮雪的話來。
  果不其然,南宮雪的回話很是令修斯滿意。
  “呵呵,這個倒也不是,只是修斯之名當初誰人不知啊,我也毫不例外,可是此人在兩年以前就已經是被歐陽家族的人給擊殺了,我與此人隨人知曉一點信息但并不熟悉,知之甚少,方才見到林公子倒是一時語誤錯呼了名字。”
  南宮雪這番謊話說起來是面不紅心不跳,只見穆‘露’聽來神情狐疑不定,看了看南宮雪又是看了看修斯,兩人神情很是平淡,沒有絲毫的紕漏,穆‘露’良久心頭才放棄下來,不再言語。
  修斯心頭暗暗一笑,可是這刻卻是再次注意到了南宮雪身邊一直待著的老者,心頭不由慚愧之意由生。
  “南宮雪,這位前輩你可介紹一下?”
  修斯當即便是面‘露’歉意沖著對面老者說道。
  老者倒也是并不含糊,沒等南宮雪出言介紹,卻是哈哈笑了幾聲爽朗地說道。
  “我是小雪得師傅,你們年輕人長久不見多少有些話語要說,不礙事。”
  修斯見老者言語已然是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心頭微微一愣,不由也是笑著點了點頭。
  對于南宮雪的忌諱,修斯并不知道,尤其是在這朝歌城內,由此南宮雪的名字也是直來直往沒有半分掩飾之情。
  穆‘露’此刻只是稍稍打量了一下那須發老者便是全然不在意了。
  “哦,原來是南宮雪的師傅啊,晚輩方才失禮之處還望前輩海涵。”
  修斯雖然見老者不在意,但是這禮節卻還是得做到,當即便是拱手作揖歉聲說道。
  老者笑了笑擺了擺手,沒有過多言語。
  “不過前輩,晚輩有一事需要向前輩請教一二,不知前輩可否?”
  修斯此刻想起方才心頭的疑‘惑’,不由就是問道。
  “呵呵,何事還是等我們找個地方坐定再談也不差那么幾刻你說是與不是?”
  老者呵呵笑了笑捋了捋銀絲胡須便是說道,身子微微抖了抖更是‘精’神氣爽。
  修斯一察,不由黯然苦笑連連。
  “是是是,小子無禮的很,前輩有請。”
  修斯說著便是領著老者與南宮雪朝著一酒樓而去。
  穆‘露’見修斯竟是不管自己,小嘴又是微微一嘟,似是在賭氣,可是模樣甚樣可愛。
  酒樓不大,但卻宜人,環境倒是幽靜的很,此刻不是正午時分,由此酒樓內吃喝的人并不顯得多,幾人挑了一個相對安靜的桌子坐定,點了幾個酒菜便是閑聊起來。
  修斯很是奇怪,這南宮雪當初可是與穆霜一般的‘女’子,不上言語,面‘色’冰冷,怎么這兩年之后都是變了,今日初遇南宮雪,她竟是說話很多,雖然面‘色’還是冰霜依舊,但是修斯感受得出來,那種氣勢早已經是‘蕩’然無存了。
  “林公子有何話這刻問我便是,若是老朽知道一二自然說與林公子聽。”
  那老者一直沒有報上姓名,可是修斯見此情況也沒有多問,此刻見老者如此說道,修斯倒也是一點不含糊,笑了笑,微微看了看身邊坐著的一臉不滿意的穆‘露’,沒有幾分在意當即便是說道。
  “前輩可曾到過鄧地都城?”
  南宮雪與老者一聽此言不由神情微微一愣,但隨即便是釋然。
  “呵呵,這個倒是去過幾次。”
  老者呵呵笑了笑,小酌一杯酒水便是樸實回答道。
  修斯也是笑了笑。
  “那敢問前輩,您可曾遇上一個少年,曾經給過他一塊‘玉’佩?”
  修斯言盡于此,沒有繼續下去,因為,這件事情他相信,對方如若真就是剛才自己尋思起來的那個劍宗強者的話,那么對方斷然就是能夠明白自己此話何意,雖然問出這個問題有些唐突,但是修斯知曉,在這老者面前不適合使用什么旁敲側擊的辦法,而且他修斯也不善于使用那種方法。
  那老者一聽,神情現實一愣,但隨即就是炯爍雙眼微微一瞇,笑了笑,沒有言語只是端起酒杯再次喝了一口。
  但是這時候南宮雪卻是有些疑‘惑’起來了,她不明白為什么修斯會對著自己師傅問起這件事情?難道師傅當年見過修斯不成?但是想想似乎師傅從來沒有與自己說過,然而,南宮雪這時候心里這么一尋思,不由就是頓悟起來,師傅當初怎么知道修斯此人,難道僅僅是因為那次鄧地事件之后修斯的名字被傳開就此被自己師傅知道了不成?可是這在當初也許可以說的過去,但是對于現在的情況似乎其中還有貓膩。
  南宮雪心頭尋思著不由靈動雙眸很有深意地看了看身邊的老者,似是在詢問什么一般。
  老者見南宮雪眼神,不由微微一笑,不急不緩,不快不慢,輕輕放下酒杯,而此刻修斯心頭卻是有些焦急了。
  兩年前的那個劍宗強者若是眼前的這個須發老者的話,那么說這兩年來著老者竟是連續突破了好幾個修煉境界,此刻就是修斯也是難以看穿眼前老者的修為,難道此人修煉速度竟是還超過自己的修煉速度不成?修斯心頭想罷不由就是震驚不已。
  “此人修為不可估量啊。”
  修斯這時候心頭尋思,怎想那袖袋之內的天瞑在修斯心頭傳來話語了,修斯心頭更是一驚,而就此半刻,只見對面那老者神情不由就是微微驚疑地看了看修斯的身子,有些猶豫可又是轉為好奇。
  老者此刻神情驚異的凝視著修斯良久,然而,顯然是再無所獲,就此面‘色’狐疑,而后再次轉為笑意。
  “呵呵,你還曾記得此事?”
  老者捋了捋胡須笑笑說道,可見,對于修斯能夠記得此時,此老者心頭卻是有些滿意。
  修斯一聽不由心頭就是明白過來,面‘色’當即便是一喜,看著老者良久神情有些許‘激’動。但隨即而來的卻是震驚。
  兩年前在鄧地城外見到的那個劍宗強者如若真就是這個老者的話,那么也就是說這兩年來,此人的修為竟是突飛猛進,直到現在自己看不出來此人的修為。
  “兩年前晚輩有失禮數還望前輩不要見怪的好。”
  修斯心頭雖然震驚,然而,此刻的神情暗暗壓抑在心頭并沒有就此表現出來。
  老者點了點頭。
  “兩年前的事情你沒有宣揚出去便是證明你的為人,至于那些事情對于我來說沒有什么禮數不禮數的,不過當年能夠透過結界看到那場打斗的你倒是讓我極為的好奇。”
  老者笑著說道,似乎當年的那些事情只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罷了。
  修斯見老者面‘色’很是淡定,對于當年身處仙境此刻不以為意,然而,當年老者施展出來的那招隕煞斗術的詭異讓修斯此刻還是心頭很是震詫,那股詭異莫名的氣息,就是兩年前與歐陽邪斗法時歐陽邪被‘逼’迫使出那九幽之力的氣息只怕也是沒有那隕煞之力的邪異莫名。修斯現在還很是清晰的記得當年那五人是怎么死去的,現在想來修斯不由有些寒栗。
  修斯這一會氣勢的變化全部落在了老者的眼中,但老者依舊笑而不語。
  南宮雪對于這兩人的對話此刻可是極為的好奇,就是一邊的穆‘露’現在也是眨巴著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看著兩人,似是在等待著下文一般。
  修斯這刻稍稍恢復一點,對于老者所言心頭微微苦笑。
  當初能夠看到那結界之中的斗法情況恐怕不只是自己一人,當初在此老者走后出現了另外一個人,而就是歐陽詩詩,這么一來說明當初能夠看到結界之內斗法情況還有歐陽詩詩,可是難道當初老者只發現了自己而沒有發現一邊還藏著歐陽詩詩不成,亦或者說當初老者發現的不是自己二就是歐陽詩詩?
  修斯此刻心頭也是想不明白這點,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修斯自知也不好文明,由此只得作罷。
  “呵呵,前輩當初‘交’給我一塊‘玉’佩這才讓我在東陵學院安身下來,這份恩情小子往后定當后報。”
  修斯笑了笑說道,對于老者的那般話語修斯心頭也是存在著疑問,他自己并不知道為什么其他人看不到結界之內的斗法氣息,而自己與歐陽詩詩卻能夠看到?所以這才轉移了話題。
  老者一見,笑意不由有些深意了起來,看著修斯這刻點點頭說道。
  “既然如此,老朽倒是有一事相求,不知林公子可否答應下來。”
  修斯神情微微一愣,暗想,這才說定當報答之事,這刻這老者就提出來了,不過老者并不拐彎抹角這倒是合乎修斯的脾‘性’,當即也沒加細想,只是心頭苦笑了笑。
  “前輩盡管說便是,只要是小子能夠辦得到的,小子一定竭盡全力。”
  那老者一聽不由開懷大笑了起來。
  “林公子果然是個重情重義之人,我果然沒有看錯林公子,不過,這件事情可輕可重,搞不好會丟了‘性’命,林公子你可要想好了?”
  修斯見老者這般言語似是還在試探自己一般不由心頭稍加尋思便是再次回道。
  “前輩但說無妨,小子沒別的本事,就是這條命硬,當初那般情況也是沒能要了我的‘性’命,我想,我即便是沒有九條命,但總歸也不是那么容易會死的命才是。”
  修斯這話倒是真的認為自己命硬死不了,其中多好還是存在于自己實力以及那這短時間在玄‘陰’谷界之內對于那萬相之力的多加利用之上,修斯并不是盲目自大之人的,但也絕對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之人。
  老者見修斯疑似玩笑的話并沒有只當做是玩笑,反而神情稍稍一正點了點頭。
  “如此老朽便是放心了,不過林公子,話說回來,當初的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情老朽此刻卻來請求林公子這件事情可謂是有些汗顏,然而,在這件事情之上只怕也只有‘交’給林公子你老朽才能放心,實不相瞞,此次到朝歌來老朽的目的便是找尋林公子而來,不過至于為何老朽知曉林公子就在朝歌這點請恕老朽暫時還不能相告,不過老朽可以保證,老朽之所以隱瞞此事是因為這件事情不應該由老朽告知林公子聽,往后自會有人告知林公子。”
  

snaptime:2020-07-09 18:08:52  .exectime:0.084


排列三100期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