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尸寒》全文閱讀

作者:再點一根煙  靈異尸寒最新章節  靈異尸寒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靈異尸寒最新章節第十三章(12-04-28)      第十二章(12-04-28)      第十一章(12-04-28)     

第十三章


說完,轉頭走了出去,并在外面帶上了房門。www.nmrkho.live 無極小說菲兒怔了怔,但很快會意,松開了攙扶的候龍海,也走出了屋子。“候小威”也怔了怔,轉面怒視候龍海道:“便宜你了。這事我***不管了。”說著,怒氣沖沖地走出這個臥室,并把房門摔的出一聲悶響,看來這扇門要換掉了。
候龍海慢慢地走近了那團影子,輕聲道:“對不起,這段時間真的苦了你,我從不相信世間有鬼,但現在我信了,世間其實沒有鬼,鬼在人的心里。”
那團影子似乎抖了抖,但沒有說話。
候龍海道:“現在我真的想通了,什么海誓山盟?什么花前月下?什么比翼**?都是假的,能夠白頭到老才是這世間最真的情感。如果你現在心里還有什么怨氣,那么我就站在這里,隨便你處置,我絕無怨言。”
那團影子陡然笑了,笑聲凄厲,恐怖,刺耳,她緩緩轉過身來,一頭雪白枯燥的長根根立起,雙目中閃著幽幽鬼火,臉色慘白且充滿了絕望,憤恨的神情,七竅均向外溢著絲絲鮮血,墨黑色的嘴唇中更是伸出了尺許長的舌頭,配著那隨夜風飄起的紅色旗袍。。。。這正是她臨死前的樣子。
她的聲音也是凄厲,恐怖,刺耳的:“候龍海,你真的后悔了?你不要以為說幾句軟話我就會放過你,既然我都走到了這一步,你還奢望我會放過你?”臥室內的燈光也在她的話語中忽明忽暗,窗外,不時地掠過幾道閃電,給這個本就鬼氣森森的屋子更增添了一份詭異與恐怖。
她慢慢地伸出右手,蒼白的手,過寸長的漆黑指甲緩緩撫上了候龍海的心臟,接道:“你要怎么死?”
候龍海慘笑道:“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這是天意,這是輪回,這是報應啊!巍巍,我怎么死你做主,我絕無怨言。”
接著他感覺自己的心臟似乎被那五根長長的指甲抓住了,那是一種窒息般的痛苦,那是一種與死亡零距離的感覺。那一刻,死亡與他貼得那么近。。。
屋外,“候小威”神情仍是不忿,似乎整個屋子中最生氣的就是他了。
魔天行微笑道:“你還生什么氣?”
“候小威”道:“我與巍巍,就是候龍海的前任老婆認識沒多久,但是我知道她是一個性格十分溫順的女人,哼!把那個候龍海放到屋子里,恐怕幾句甜言蜜語就土崩瓦解了,媽的,便宜他了。”
魔天行仍是微笑道:“你的想法很不對,不管怎么說,屋子里的兩個人才是夫妻,你從中橫插一腳,本來就是多管閑事,沒聽說過清官難斷家務事嗎?呵呵!現在你的表情看起來,倒像是候龍海搶了你的老婆一樣。”
“候小威”哼了一聲,道:“**師,我現在沒興趣和你談屋子里的兩個人,你現在想想怎么把巍巍他兒子(說到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身體恢復原狀吧!相信你也知道,我長期占用這個身體對這個孩子終究不是一件好事情。”
菲兒吐了吐舌頭,嘟噥道:“現在想起來了,前幾天干什么來著?”
“候小威”的耳朵雖然具備人的外形,但是比人的聽力可是好得不知道多少倍,立刻怒道:“男人說話,你這個女人別插嘴!”
菲兒從魔天行懷里拿出一支雪茄,點燃,再優雅地吸了幾口,才道:“我說得不對嗎?告訴你,這具身體出現任何異狀,我先讓天行唯你試問。”
“候小威”不理她,轉而對魔天行道:“**師,你什么意見啊!我說的可都是真的。”
魔天行道:“我也知道,但是這具身體已經被你占據過三十六個時辰了,即使你現在離開,我要讓他恢復如初也需要很大的功夫。”
“候小威”怔了怔,吶吶道:“我倒是忘了這點,可你是法師啊!你應該懂得這方面的事情。”
魔天行沉思了半晌,道:“我只能說盡力而為。”
“候小威”笑了笑,道:“你是個不輕易答應別人的人,所以你既然能說出盡力而為這四個字,我就放心了,那好,**師,我們后會有期了,呵呵,從你們人的角度講與我們還是后會無期的好。”
魔天行忽然做了個暫停的手勢,道:“先等一下,我有點事情希望你可以幫個忙。”
“候小威”望了望魔天行,他的眼神很奇怪,陡然大笑起來,道:“你有事情要我幫忙?哈哈,**師居然也會向鬼請教,哈哈哈。”
魔天行道:“這有什么?不恥下問嘛!再說我只是個人,也不比別人多些什么,所以我也有不知道的。也有我做不到的。”
“候小威”好不容易才止住笑,道:“好吧!有什么事你就說,只要我能幫得上忙,就一定會盡力。”
菲兒輕笑一聲道:“鬼哥哥,你怎么忽然這么好心了?不會是有什么陰謀吧?”
這句話本是嘲諷,但“候小威”的臉色卻慢慢嚴肅,道:“我答應幫你,只是因為他曾說過的一句話。”
菲兒輕輕皺了皺眉頭,道:“什么話?我怎么不知道天行曾說過一句把鬼都感動了的話?”
魔天行道:“我在那間屋子曾說過:我們是來解決問題的,但我們不是職業殺手。”
“候小威”道:“就是這句話,在這些做鬼的日子里,我也遇到了很多法師,他們都是以捉鬼,除靈為第一職責和目標,換句話說,如果他們碰到今天這種事,第一念頭就是如何滅了我和巍巍。但是你不一樣,你從始至終都在留手,都在給我們留一條路。”
魔天行淡淡道:“給別人留手就是給自己留后路,這一點你不用感激我。”
“候小威”道:“我從來都沒感激過你,只是覺得你這個法師與眾不同。呵呵!好了,你要我幫你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先去給你問問看,有結果了,我會找你的。”
菲兒那流動的美目眨了眨,道:“天行,你什么時候和他說了你要他幫忙的事情?”
魔天行微笑不語,“候小威”已接道:“不是告訴你了嗎?男人說話,女人少插嘴!”
菲兒道:“我偏要插嘴,怎么樣?怎么樣?”
“候小威”長嘆一聲道:“**師,我真同情你,有這樣一個女人在我身邊,我會痛苦得連鬼都不要做了。唉!”
隨著他一聲長嘆,“候小威”的身體軟軟倒下,正倒在那張真皮沙上,空中,“候小威”的聲音還在悠蕩:“當然,我找你的話一定會挑那個女人不在你身邊的時候,哈哈,幸好我沒有碰到這樣的女人或女鬼,所以我還是做鬼的好。”
菲兒恨恨地跺了跺腳,道:“這個鬼,要是讓我捉到他,一定要他好看。”
魔天行扶起了候小威的身體,道:“還是不要生氣了,先過來幫個忙,依我看,讓候小威的身體復原比抓鬼要難辦得多。”
屋子中,候龍海依然在感受著那種窒息般的痛苦,那種與死亡零距離的感覺。那一刻,他流淚了,那是悔恨的淚,那是慚愧的淚。忽然,那種窒息般的痛苦,那種與死亡零距離的感覺沒有了,他睜開眼睛,現自己還活著,面前,先映入眼簾的是那張昔日無比熟悉的面孔,那柔順的長,那因為連日勞累導致的蒼白憔悴的面孔,那溫柔如水,充滿著無盡的理解與寬慰的眼神,那眉,那鼻,那嘴,都是無比的熟悉,正是妻子曾經的樣子。
候龍海低呼一聲,上前摟住了自己的妻子,但是他摟到懷中的只是一團氣體,一團影子。耳邊,是妻子慈祥,溫柔的聲音:“龍海,你的心臟始終都不好,但今天我把它補好了,今后你再也不會心口痛了。做為你的妻子,這是我今生給你的最后一份禮物,希望你可以珍惜。”
候龍海陡然雙膝跪倒,眼淚如雨點般流下,他哽咽道:“巍巍,我對不起你,我真的對不起你,沒想到,我們現在陰陽分隔,你想到的仍然是我,我是個混蛋,我是個大混蛋啊!”
巍巍昔日的臉上露出了令候龍海昔日熟悉無比的笑容,那笑容里充滿的只有理解,寬容,還有愛,她只是輕輕地道:“誰讓我是你的妻子呢!龍海,再見,記得和‘她’在一起就像和我一樣,要共同操持這個家,共同為這個家盡自己所有的力量,尤其重要的是,照顧好小威!”
說著,身體慢慢淡化,慢慢消失。屋子中,只有候龍海仍然雙膝跪倒,他哭了,哭出了聲,在這一刻起,他似乎明白了一些東西,但失去的是不是真的可以挽回呢?
幾天后,奧迪車內,魔天行橫躺在后座上,睡眼朦朧,喃喃道:“菲兒,因為小威的事我忙了幾天,好不容易躺下,你是不是不要打擾我?”
菲兒將車開得飛快,道:“小威用了你的那個不知道在哪里弄到的藥方,現在都不知道怎么樣了?你倒好,開了藥方就不管了。怎么說也要去看看啊?”
魔天行長嘆一聲道:“我的藥方**鬼附身所引起的后遺癥,萬無一失,百試百靈,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何況,候龍海現在的妻子和保姆我都以‘清風咒’和‘泄靈陣’散了她們身上郁積的邪氣,現在早都出院了,你還擔心什么?”
菲兒已經開到了候龍海的房子門前,不由分說地從后座中“拎”起魔天行,道:“你說得可好了,但我還是要眼見為實才行。”
魔天行就這樣迷迷糊糊地被菲兒拉進了候龍海的家門。

snaptime:2020-01-23 14:22:49  .exectime:0.025


排列三100期连线走势图